惠州血斑样本能做亲子鉴定吗发布日期:2020-10-24 浏览次数:

DNA鉴定不只是单纯的DNA亲子鉴定,与亲缘鉴定相关的DNA鉴定,可以细分为DNA亲子鉴定、DNA同一认定、DNA亲缘鉴定。DNA同一认定简单地说就是某处所留的某个斑迹、某块组织是否某人所留的一致性鉴定;DNA同一认定,以前只被用于刑事案件现场遗留斑迹与犯罪嫌疑人的比对,现如今,随着法制的不断健全和证据意识的加强,也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各种民事案件;还有就是用于一些大的灾难事故中对遇难者进行个体识别。         

1-201024104122D5.jpg

案例:DNA检测,揭开床单血斑之迷       

秋风簌簌,广东康权法医物证司法鉴定所,一位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正抱着一团床单黯然伤神。该女子声称自己不是来做亲子鉴定的,那她是来做什么呢?     

一年前,女子小敏与小刚结识,小刚长相、家境都不错,还是国家公务员。恋爱期间,小刚对小敏体贴入微。半年之后两人便结婚了。结婚没多久,小敏便怀疑小刚常常趁自己不在家时带别的女人回家过夜,只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。更可怕的是,最近小敏发现自己染上了性病。     

前几天,小敏从外地回家,打开房门,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!卧室床铺零乱,床上到处是长长的头发,还散落着几根阴毛,同时床上零星几点血和一大片斑痕。难道丈夫在自己离家的这两天里,背叛了两人的婚姻?     

小敏拿出了从家里带来的床单,上面零星粘着十几根长发及四五根阴毛,附着几点红褐色血痕及一片淡色斑痕。小敏说,她怀疑床上的血迹是破处时留下的,床上的斑痕是小刚的精斑,如果DNA检测能证明床上的女性物质成分并非自己所留,她将对这个在政府机关就职的滥性老公小刚进行控诉并离婚。     

工作人员现场采集了小敏本人的静脉血。通过DNA检测,结果让人大感意外却在想象之中,血迹来自于男性,并且和床上精斑系同一男性,也就是来源于小敏的丈夫小刚;而可以想象的是,小敏不在家之时,确有女人在小敏的家中并与小敏的丈夫有染,因为床上的阴毛及头发并非小敏所留,而是属于另一个女人。     

当小敏得知鉴定结果时,已经心力憔悴。DNA鉴定技术是那么残酷地揭开了事实真相,丈夫的滥性在科学技术的检测之下暴露无疑。      

血斑亲子鉴定怎么做?       

用于亲子鉴定的样本很多,常规样本如血痕、口腔拭子、带毛囊的毛发等,特殊样本如嚼过的口香糖、喝过水的口杯以及吸管、抽过的烟头、用过的创可贴、纯精斑甚至胎儿的流产物等等,都可以用来进行亲子鉴定。     

通常来说,在亲子鉴定中心现场,工作人员往往采集被鉴定者的血痕(血斑)作为鉴定样本。     

血痕可以取耳缘处或指尖血,婴儿可以采集足跟血。先用准备好的酒精棉球在要采血部位消毒,然后一次性采血针,扎破手指头处,挤出血液约3-4滴黄豆大小的量于纱布上(折叠成4层)上不同位置。自然阴干,分别用干净的纸质信封包装,并在其表面标明血液的所属人。     

康权亲子鉴定中心在接收样本的第二日起,7个工作日出鉴定结果,同时提供6小时-3天的鉴定加急服务,满足了众多客户的不同需求。